小夫妻最真实的心路


点击:加载中


2009年对我而言是一个失败的一年,时年26岁,却一事无成。守在一个私营小公司干着无趣的法律工作已经有了2个年头,小公司里没有什么大型的业务,所以也没什么大的法律纠纷,小公司能够关注的必然只能是提升技术水平、完成销售业绩,法律职务没有人赏识、没有人理解,在别人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职员。以至于后进公司的新人都已经成为了业务骨干,对着自己指手画脚的时候。我却仍安于现状,成天掰着手指数日子,除了外出收收欠款,便早早的离开公司,回家休息。这段时间的成就便是玩了不知多少的游戏、烹饪技术有了不小的提升。回想起来相对于自己名牌大学毕业的身份以及后来的经历,当时实在可说是一段看不到希望的历程。

  接下来要介绍的便是我安于现状的原因:我的妻子。

  妻子与我相识是在2003年的一次离奇的网络聊天,当时的她还和另一个网友有着羁绊,准确的说她还在进行一场失败的网恋。当经过半年的相互了解之后,我和妻子打算第一次见面,而见面的地点就在妻子租好的租赁房。从大学校舍到租赁房的一段路程,让我此生难忘,与第一次见面的网友的网友,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往租赁的房间,我不得不说其实老婆是有着对性的向往、对未知生活的向往。

  说实话,那时的我还是很单纯的,这不仅表现为我当时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处男,更因为我们真正发生关系,是在见面后的3周之后,期间我不断思索着,妻子是不是我永远的另一半,直到今日为止,我都坚信着自己的决定,一旦做出了就不能改变,因为这是一个承诺。一个对于人生的承诺:对自己妻子的负责,来自于对她的诚实。

  截止到这,说的全是前话,那么我们话归正传。曾经被仰慕的男友一旦跌入没追求、混日子、花女人钱的深渊里,女方通常都会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分手。

  但是直到2009年,我和妻子已经经历了7年的爱情长跑,为了她,我放弃了在老家担任公务员的职位,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加上我当初有些自闭的性格,一直都没有面试到较好的工作,加之此时房子也买了,装修也完成了,当然这笔费用70% 都是出自她的收入,家里也催婚在即,此时说分手对于她而言,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虽说她当时已经陷入了「婚姻恐惧症」之中。对于此时写作的我,其实是很内疚的。如果我更勇敢一些、如果我再早一些,离开那家小厂,或许现在我的能力发挥更不止于现在。

  妻子在一家上市企业担任要职,从一名基层员工到管理层仅仅花了一年时间,这和后来我的经历极端的类似。当时我的月收入只有两千元的时候,而妻子的月收入已经超过了一万元。虽说当时我们没有结婚,但是钱却是在一起用。包括买房、装修、家电这些大的开销,实际上都是用我妻子的钱支付的。以她现在的话说:当时她其实已经放弃了我的收入,面对多次给我找工作,却被懦弱的我拒绝的时候,她感到绝望,她甚至觉得其实只要我们的爱还存在,那么她愿意和我在一起,但是结婚她没把握。这不仅仅是收入的差距,连面对社会竞争也不敢承担的男人,谁又敢和你去组建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家庭呢?在此我要说,我现在是理解的。但当初却碍于自己那狗屁的自尊心不敢于承认,盲目的自我催眠,都觉得是妻子变了,其实变得却是自己那颗扭曲的心。

  这样互相不让的冷战一直持续着,即使用其他开心来冲淡,但它一直都在那里,犹如海中的暗礁,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是已经暗潮汹涌。那段时间,妻子以工作繁忙为由,不愿意和我发生关系。当时她确实很忙,忙到每天喝水的时间都要争分夺秒。但是我觉得更深层的原因是对于我的厌倦,对于我的一切的厌倦。

  她需要在这个她不喜欢的环境里继续与一个厌倦的人相处。

  而这一切都终结于2009年11月份,她前往一个陌生的北方城市参加集团的会议,她此行的目的就是和她同职位的同事们交流心得,当然她还有一个目的,和她此前认识的一个男同事见面。自她踏上旅途到她回家的那一刹那,中间的一切我是不知情的,我还继续傻傻数着《建党伟业》中的众多明星。直到我发现短信内容以及质问她时的恼怒,其他我已经不想再提,因为我后来明白,其实根本原因不在她,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不过这些对于现在的我犹如过往云烟,现在更关心的是妻子当时的感受。

  可以想象他们在一起当时是什么一种心情,妻子逃脱了一种悲观的生活,从未尝试的偷情让她的心快变成精灵呼之欲出,即使是双眼的对视,也让她心中压抑的情愫在全身蔓延。

  在后来和妻子的聊天中,她很重视这种感觉,可惜当时的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细细去体会这种感觉。我想要说如果当时能细细听完妻子的心声,或许我能获得更多的快乐。

  妻子到了宾馆第一晚就和他见面了,是在他的房间。妻子和他独坐在一个房间,心里想过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不过她身上来了月事,确实让浪漫扫兴不少。

  她把脚不经意的露出来,这是妻子引以为傲的部位,踩着高跟鞋的如同细藕一般的脚,可以让每个男人都难以把持。可惜他除了心动,却没有行动。不痛不痒的一句「你的脚好美」,并不足以让妻子迸发出热情,我一直在想,如果此时搂住她,轻轻的脱掉她的高跟鞋,从脚趾开始抚摸她的全身,妻子一定无法阻止,况且有一些心动的妻子会真正想要阻止吗?!或许她更希望他能主动把月事的扫兴,用男人的力量去除。这种时候,如果一直保持这种靡靡但又不得进出的感觉,必然让双方都会觉得尴尬,是否应当亲吻彼此的双唇呢?如同初恋般的问题。妻子带着兴奋与小小的失望,离开了他的房间。这一夜什么也没发生,但又全部都发生了,也许有一些自责,但这不足以影响到享受着一块暧昧的甜点。

  第二天,他要离开了,回到那个中国最现代化的城市,妻子有些不舍,或许这就是幻梦,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她又得回到那座山城,过着那无趣的生活,看着那没有希望的幸福渐渐凋零。在他去火车站的一路上,妻子都与他发着短信,偶尔互通一个电话,表示彼此的关心,昨晚的事情,似乎变成了过去,一切似乎又变得正常。

  但是一切当然不会波澜不惊,命运如果需要你们的相遇,那么即使制造一场灾难,它也会在所不惜。他的火车因为大雪取消了,晚上就会再回到宾馆,此时他已经决定了晚上要和妻子一起度过,仿佛妻子已经站在他的面前,深情一吻。

  晚上,妻子是如此的迫不及待,两人约好,在这个漫天大雪的夜晚一起邂逅,当然名义必须得是「工作」,仿佛第一个开口的人容易受到伤害,这一切只能是不经意,而绝不能表现的刻意。不紧不慢的喝着饮品,口是心非的聊着工作,他的心思早已定格在妻子傲人的双峰之上,如果可能他现在就想爱抚这对可爱的宝贝,让舌尖使它们兴奋。而妻子此时想得也是如果可以,那么今晚将把身体交给他,只要不是直接的活塞运动,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当然如果情到浓处,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没法保证。没有婚姻的约束,脱离无趣的机会,一对未婚男女之间,需要的仅是对方的一个点头。

  走出饮品店,心猿意马的男女,彼此期盼着那一刻的到来,当然决定权在于他。当依稀看到酒店灯光的时候,他终于停了下来,双手突然握住妻子的肩,这一刻,双眼的对视,擦出了火花,双唇相吻,当他们舌尖的缠绕着,当他的双手抚摸着她的背部、双乳时,当他的阳具触碰到她的腰与腹时。想到这里我都会莫名的兴奋,以至于后来经常在睡梦中见到这一切。妻子此时已经化作一支玫瑰,她需要那只蝴蝶亲吻她的花蕾,吸吮她的花蜜。而此时他的阳物也蓄势待发,如果可以,他想要妻子亲吻他的武器,而他也想用舌尖探索妻子的小花园。

  但我得说他做的并不好,妻子没有从他那里得到更特别的东西,缺少激情或许是他的问题,因为他此时更看中享受一个女人,而女人的享受,他却没有考虑更多,妻子也许看到的就只是一只野兽,需要交配的野兽,而情人的感觉则变少了许多。

  她说「我月事来了」。一句话,居然让这个男人退缩了,如果换作我,怎么会放弃,与喜爱的人共度一夜,是多么让人惬意的事。现在想来他是欲多于爱,而妻子则是渴望多过刺激。

  但是并没有结束,男人的欲望如果得不到满足,他就愿意多一些时间拖延。

  在回到酒店的电梯里,他的心如猫挠一般,在电梯在他那一层停下的那一刻,他扯着妻子的手,冲了出去。到手的金丝雀,怎么能就这么飞走。在楼道的黑暗中,他疯狂的亲吻妻子,抚摸着妻子的身体,隔着衣物品味着妻子的美味。而妻子呢?

  一定一边担心着隔壁的同事是否经过,一边担心他是否会在楼道里和她交欢,她喜欢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享受着一切,现在给她的更多是刺激,但享受就少了不少。他搂着妻子的臀,用力的向前一抵,那阳具摩擦的刺激使他乐此不疲。而妻子则感受着他的激情,本来就是分享这一切,此刻的爱抚与刺激也使她娇喘数声,压低声音,不得宣泄的激情,如同高压一样,让她欲求不满。于是妻子掀开衣扣,方便他的手进入她的身体,抚摸她的乳房,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妻子感到难以言喻的快乐。此时如果身在房间,她一定要在浴池里洗尽自己,然后包裹住他。此时的问题是「他能持续多久?」

  尽管最后一切都在进入的那一刻停止,但这次体验,妻子总是不能忘怀,我常常在用振动棒时,说着那个人的名字,妻子多数时候会很快高潮,因为真的就差这一步,而这一步总是让人充满联想

  2010年的一次暧昧

  没人知道明天你自己会怎么样?这个话题对于山城这个城市来说有着别样的意义。2010年,重庆的公安局副局长文先生被另一位公安局副局长干掉了。

  不过谁也想不到各种勋章、奖状也抵不过这位公安局副局长在2012年的「休假式治疗」。不说政治!我想表明的仅仅是命运往往并不在你手中。

  话说经过了上次我与妻子的一场前所未有的剧烈争吵,我们都开始反思过去的两年,自己都为对方做了什么,妻子在争吵后的第三天突然对我说:「希望能和我在明天结婚。因为她没有第二条路选,即使是结婚后第二天就离婚」。顺理成章,在2009年年末我们终于完成了最后的爱情长跑,而我们的婚姻就建立在了我们恋情最艰难的时刻,而在这个时刻,我们都深知彼此都如此深刻的爱着对方。

  此后三个月,借着另一家跨国企业递来的橄榄枝,妻子毅然选择了辞职,这让我感动不已,她离开这份她喜爱的工作,并非因为这家给予她关键岗位及优厚回报的企业,而是因为她不想再面对那段似有若无的感情。

  而我呢?!说实话,这一年依然没有变化,虽说每天都会上网投简历,但是结果总是失望,这严重的戳伤了我的自尊心,加之此前妻子曾经说过的那句「即使结婚后第二天就离婚」,我心中更会时不时的充满了对她背叛我的懊恼,无处躲藏,我没办法给自己自圆其说,于是我沉迷于网络,也在此时接触到了人妻,我希望能给我一个答案,让我明白为什么?!一篇一篇的浏览,一句一句的询问问答,我认识了一大群真正的朋友,他们纠正了我自负、自私的人生态度,这就是倡导的「爱人者,人恒爱之」的尊重观点。而我在此时才发现,此前并没有给予自己的妻子哪怕一点点的爱与尊重!

  如同开篇之语「没人知道明天你自己会怎么样?」,也许是老板看着我一天实在太过无所事事,觉得给我发2000块的工资也很可惜。于是将我派到了他的亲弟弟的公司,搞笑的是这并不代表我换公司了,之前老板公司的工作我仍然要继续干,打着两份工而工资不变。与之前那家制造业公司不同,新公司从事的是投资业务,我被指派来催收清欠。每当我顶着烈日、冒着40多度的高温辛勤的在市区内送票据办手续时,我再一次被这家新公司所忽视,俨然又来了一位打杂小弟,除了一个人。正是这个人发现了我工作的能力,发现了我仅三个月就收回了这家公司五年多未收回的欠款。也是这个人把我引领上了金融这条路,在未来的2011年,我随着他离开了这家公司,加入了一家大型公司,完成了一年半从普通员工到公司副总的神话,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要说的是,他很看重我,而我视他为师父,他把我从打杂小弟中提了出来,放到了前线部门,开始了我新的道路。

  那一段时间挺忙的,往往加班很晚才回家,妻子看着我这样的劳累,心中也特别心疼。而我还不敢告诉她,这样劳累,而我的工资却没有任何变化,不过是在「穷忙」而已。而经过了那件事以后,妻子也换了新工作,再也没有以前那样劳累,欲求也渐渐恢复过来,但是我却总是疲于应付,工作的压力让我连「办事」的精力也没有了。这段时间,我总是借助于振动棒,而每当我念到那个被妻子视作禁忌的名字时,妻子总是很快高潮,同时又发脾气说以后都不允许说他的名字。

  而我在避免继续提及这个名字的同时,也开始把一些家园的观念告诉给她,妻子有时很奇怪,没想到有些木讷、从事着枯燥工作的我,怎么会有这么超前的想法,尽管这些想法也能得到她的认可。

  这样一晃就是三个月过去了。妻子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些观念,有什么事情总会和我一起分享,而妻子在衣着打扮上也渐渐起了变化,妻子此前标准的行业套装,重回了妖女路线,这让她们公司的男同事们也眼前一亮,没人会想到那个平时办事严谨,甚至是严厉的妻子,会有这么性感诱人的一面。

  而本文的另一个男主角也在此时出现了。

  妻子告诉我,这个男孩来自一个东南亚国家,在这家欧美企业凭借着天生的英语能力及专业背景,25岁就成了公司大中华区董事长的秘书,从香港调到山城主管总经办。这样的年轻才俊一向是妻子中意的对象,而这个男孩也对妻子情有独钟。两人经常在探讨工作时,聊些其他的事情,例如男孩对妻子已婚这个事实深表遗憾。

  一夜妻子告诉我,她和那个男孩聊到了做爱这个话题,男孩将他的经历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而我慢慢听着妻子娓娓道来,听得出妻子话外有话,此刻我搂住妻子,并告诉她,如果她有这个想法,可以试一试。妻子连忙撇开,说只是说说,但是这一切都瞒不过她的小花园,花园里此刻早已水漫金山了。那一夜,我们发生了,很久没有这样的放肆与自在。

  说实在的,此时的我,对于放开妻子的想法,仍然比较保守。常常是前面想好了,之后又来后悔,这给了妻子不小的压力,我想很多朋友都经过这一段路程,这使她不敢发生任何事,生怕因此给我们的婚姻带来裂痕。

  直到2010年的一天晚上,妻子告诉我,那个男孩将调往总部,希望明晚他们能共进晚餐。犹豫片刻后,我同意了。

  清早妻子犹豫着穿什么样的衣服,追问着我是穿长靴好看还是单鞋好看,这让我矛盾的心醋意大生。不过作为丈夫,看着妻子在大冷的天,套上薄丝袜,心中更多的是担心她会不会感冒。千叮呤万嘱咐一定要捂住膝盖,这才放她出门。

  老实说,妻子真的很性感,属于标准的丰胸翘臀,小手小脚特别惹人怜爱。穿上白色的羽绒服,套上黑丝袜,配上高跟长靴,将她放到别人怀里,这在半年前,差点闹到分手的地步,没想到半年后,我会主动送宝贝出门。

  而我更没想到的是,其后的一天几乎就无法工作了,无时不刻,我心中不惦记着妻子,男孩会好好待妻子吗?妻子会感冒吗?我们的婚姻会受到影响吗?眼前不断浮现出妻子那包裹在黑丝之下的翘臀,仿佛是那正等待着进出的门窗,几次拨打电话的手,在摁出号码前又嘎然停止。鬼使神差的我跟公司谎称了病假,打车来到了妻子的公司楼下,在斜对着大门的咖啡厅坐下,等待着他们出门的那一刻。

  下午五点半,妻子从大门走出,然后径直朝旁边的商圈走去。白色的羽绒服特别的打眼,我隔着五十米左右紧跟其后,看着妻子走进了一家皮具店买了一条皮带,看来估计是给男孩准备的离别礼物。我心中胡思乱想着,送皮带莫非就是宽衣解带的意思。

  这时突然看到妻子挥手摇晃,隔着人群,一个看上去20多岁的男人同样挥着手,妻子确实很有眼光,那男人一身休闲西装,1米8左右的个头,身体长得壮壮的,帅气的面孔带着阳光的笑容。回头看看自己,甚至觉得自己活在两个世界,现在想来我与他相见的那一刻,其实让我自己树立了一个不错的假想敌,虽说直到现在,我也没胆量说自己在事业成就上超越了他,但是至少这给予了我拼搏的动力,男人就是这样,只有男人有绝对的把握,才敢给自己的妻子以自由。

  而在我这里,衡量把握更多的就是在事业上是否更加成功。

  看着他们说笑着走进了寿司店,我有些期待又有些醋意。不知道他们在里面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蹑脚蹑手的走到寿司店门口,差点没吓得我马上退出,出乎意料的,妻子和男孩只是在旋转台前坐下,并没有单独前往包间。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吃着饭,如同朋友一般。我心中竟有一些怅然,这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这样的体会,既期待发生又担心发生,也许这就是我们喜欢挑动爱情神经时的一种方式。

  就这样等着,我去旁边的面庄吃了碗面,大概二十多分钟后,妻子突然给我发来一个短信,告诉我,半个小时后到商圈的寿司店来接她。我假装着如约赶到,妻子已经一个人在店里坐了老半天,我试着问道:你今晚和他没有其他的安排?

  她偏着头,手指不断的在桌面上划着圈,若有若无的说道:有些东西只能是暧昧,如果有了其他反而就不美了。然后突然从包里掏出那盒皮带,说道:老公,给你的,该收收肚子了,谢谢你对我的信任。片刻间,我竟有些不知所措,提出想法是我,变来变去是我,不信任是我,尾随的人也是我。心中的一些想法渐渐也开始有了变化,一个信念渐渐在心中慢慢生成,于是这终于促成了我们2011年的一次尝试。

  2011年的一次尝试

  当2011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新的一年到来了,基督教敲钟这一习俗来自于前不久的7月22日,当然这发生于556年前,传奇的贝尔格莱德之围,以手持镰刀、木叉的农夫为主的四万名匈牙利军队在那里击败了拥有两百多门火炮的七万名土耳其士兵。而我也在这一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犹如被围困了2年之久匈牙利农夫,在拿起刀剑之后,竟然神奇的打败了全副武装的敌人。在我视为师父的那个人的指导下,我击败了多家知名企业所做的企划方案,完成了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单业务,这让我在行业里小有名气,并在不久与那个人一起被一家大型公司相中,这不仅使得我收入大增,而且公司也给予了我适当的位置,甚至还配了一台轿车给我,于是我成为了真正的金融正规军。

  与我不断上升的事业成绩相比,妻子却迎来了她工作上最大的危机,她所在的公司在2011年的欧洲金融危机中受损不轻,在全球范围内都进行大规模的裁员,虽说妻子没有成为被裁员的对象,但是她的部门却被裁撤,她一度陷入事业的低谷期,同时也迎来了难得的一段清闲时光。

  妻子在这段时间中对人妻的相关内容兴趣相当浓厚,对于拍照、回帖都比较热衷,并开始正式寻找适合的朋友,我从来没有想过妻子会这样如此善于的展示她的身体,虽说我拙劣的拍摄技术,让照片效果大打折扣,但是仍然有大量的网友添加我们为好友。

  俗话说良莠难辩,但很快还是有一名蓉城的体育教师以及一名山城的在读硕士在众多网友中脱颖而出,相继进入了我们的生活。

  首先是那名年轻的体育教师,他以撩拨的言语、壮硕的身材以及阳光的面容,颇为使妻子倾心不已,他与妻子的聊天长达半年之久,但却从来不到山城一次,在聊天期间,他不断的主动提出要来一聚,但最后都以各种原因爽约,我认为这对于成渝两地不到两个半小时的路程,任何理由都不足以成立,妻子在他眼中实际上沦为了网上消遣的玩物,这让我颇为不爽。很快,我们便将他从生活中清除了出去。

  这也很正常,第一次的交往往往都不会太顺利,这可能因为各种原因,例如期望过高、心存芥蒂太深等等等,更不用说网上那些各种各样心怀鬼胎的人。

  接着就是那位山城的在读硕士,在此我们给他一个简称涛。其实和涛认识最早是我,涛与我聊天时间并不长,所有聊天加在一起也只有两周左右,但是他所具有的帅气长相、不错的素质以及与我相同的想法,都使我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使他成为了我们不错的交往对象。

  于是在认识的第二周,我就决定让他与妻子视频,这次视频让妻子羞涩不已,躲躲藏藏,这更加增添了涛的兴趣,同时妻子也对涛帅气的长相颇为满意。其间,我提出干脆就明天见面吧。这个突兀的要求反而让对方有些进退两难,因为这并非是周末,涛还得完成他的研究生课程,不过谁又会放弃一个和美女见面的机会呢?

  涛的答应我并不奇怪。倒是妻子的表现,让我颇为有些意外,在躺上床的一刻,我一些后悔的思绪再次萦绕心头,我试探着告诉妻子,明天可否取消。没想到,这句话竟让妻子十分懊恼,她明确告诉我,明天要么去,要么就彻底别玩这个游戏了。

  第二天一早,妻子便兴致勃勃的和涛聊着天,照她的话说,见面前必须得有相对的了解,这也挺难为她的,毕竟她认识涛才几个小时而已。涛的表现没有让我失望,他风趣的语言对妻子颇为受用,但过分的紧张,也让他不论在此时的语言中还是其后的行动中都表现的不够大胆。不过还好他也提出了一些小要求,给之后的故事多少留下了一些靡靡的暧昧。

  虽说正值三月,但山城仍是冬意盎然,天空中飘着雨夹雪,甚至冷过了大寒,颇有些春寒料峭之感。涛提了一些比较热切的要求,例如穿上裙子及丝袜,为了让这次见面更有感觉,妻子也同意了,按我的要求,妻子基本就是上次去见那位男孩一样的着装,白色的羽绒服,米色的毛衣裙,配上黑丝以及黑色的小羊皮长靴,说实在的,那一次的暧昧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过印象深刻,甚至只是妻子穿上了这套衣服也会让我心潮澎湃。

  见面定在商圈的一处KTV中,我驾车飞驰在道路上,途中妻子不怎么说话,只是不断拨弄着手机,我偶尔打破沉寂也就是问问晚上在哪里吃饭。期待、野性、紧张弥漫在车内,如果真能听到什么,那就是我俩那怦怦的心跳。

  停车、上楼,昏暗的灯光中透着欲望的挑逗,妻子紧紧拉着我的手臂,仿佛一松开就会坠入深渊一般,她很紧张,靠着那灯火陆离,我们数着房间号,一步一步的走向目的地,在电话里,涛告诉我们他早已恭候,并已安排妥当,希望能让妻子有一段愉快的经历。

  当开门前,我们还只是网上的那由千万字节组成的数据,而在开门那一刻,我们将不再是意念,我们的肉体将逐渐丰满,每一寸的撩拨与抚摸都将使我们的灵与肉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三人一番寒暄之后坐定。妻子毕竟是在公司被冠以女王称号的领导,数年的职场沉浮,给予了她非比寻常的气场,虽说我敢说此时她内心一定相当复杂,欲望在她身上一定不断攀爬,乃至于她现在已经无法控制那神秘之处所分泌出来的液体。但是从表面上看,她依旧可以谈笑风生,聊天说话丝毫看不出一丝怯场。

  但涛却不能,作为一名在校学生,即使也曾进入社会打拼了短暂时间,但羞涩与紧张使他即使倒酒、说话都显得十分惶恐,几杯酒下肚,话题依然没有跳出今天的绵绵细雨、学校的专业考量、职场的困难艰辛,眼看三人越坐越僵,而涛却完全没有能力控制住场面,一场聚会正朝着恳谈会的方向发展。

  于是我突然搂住了妻子的腰,并当着涛的面揉搓妻子的双峰,妻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顿时打回原形,她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惶恐与渴求,双手不由自主的想把我推开,但之后的深情的一吻,让妻子闭上了眼,她其实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我赶紧示意涛靠过来,当涛的双手触碰妻子身体的那一刻,妻子的身体如同被电击一般,猛的一抖,我们舌头在一起纠缠的更加厉害,妻子恨不得此时能把我的舌头吸允掉,顿时我舌头生疼。而妻子鼻腔中发出的一丝丝呻吟,更加叫人无法释怀,涛的双手在妻子的身体上不断的游弋,他似乎特别喜欢妻子的腿部,他将妻子的腿放入自己怀中,轻轻的抚摸,当从膝盖一直抚摸到大腿根部的那一刻,妻子松开了嘴,她需要大口的呼吸、大声的呻吟,但是这似乎又与她理智的性情相冲突,极度的压抑,将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心跳的剧烈让我隔着衣物也能清晰的感应,这迫使她想要推开涛的双手,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到达快乐目的地之前的一次次试炼,妻子应该享受。我再一次亲吻妻子的唇,轻轻的,妻子看着我的眼睛,我轻声说道:「这是你享受的时候,宝贝!」妻子有些疲惫的点点头,然后开始渐渐变得平静,那一刻的刺激在退潮之后,就是绵绵不断的享受。

  妻子傲人的身体此刻就在我的眼前被涛抚摸着、被亲吻着,而我竟然没有了一丝此前的醋意,看着妻子满足的目光,嘴中不断喘息的呻吟,我心中似乎也被填满。此时,就在这里,我们如蝉一般的蜕壳,如蝶一般的羽化,我是和妻子一起在享受,妻子撅起的小嘴,充满欲望的双眼,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脑海中,这一辈子都永远不会忘记。

  这不同于此前我与她之间的爱恋,这是不同的,我们在玩一个激情的游戏,而激情的意义是什么?我想借用电影《艋舺》中的台词「意义是三小」。当我们深处这个水泥丛林,当我们把自己视为职场禽兽追逐名利之时,你是否还记得你青春时的梦?此刻不管那些道德禁锢、情感纠结,我与妻子来自一体,我们愿意为我们的所为承担责任,而换来的将是我们更加融为一体的高贵灵魂。

  2012年的一些想法

  本来想着写到这里就做一个了解,但是脑中的思绪已经如同浪中飞舟,停不下来了,当然这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有自制力的,毕竟夫妻之间不能把性爱当做饭吃,山城这座城市有很大的朋友圈,总是听说朋友遇到过这样或那样的不愉快,我还算幸运,我直到现在认识的重庆的朋友,大多数最终都成为了自己的朋友,有的甚至清楚的知道我从业的单位以及住址,其实朋友之间有时候不需要太多防备。

  但是说到这里,让我不免又想起安徽庐州的那件事,网上盛传着他们的照片,网友们抱着看客的心理,如同怪物一样的将他们与这个社会割离,当事人不仅被免除了职务,甚至没有勇气再在一个地方生存。如此的残忍,难道他们伤害了谁吗?没有!难道他们损害了谁吗?没有!仅仅是为了满足某些人猎奇的需要,竟要让他们在这世界上没有任何立足之地,谁想过他们的家庭?谁想过他们的父母孩子,即使这种行为让一些人前反三俗、被窝看A片的卫道士们横眉冷眼之时,是否出于一点点的人性,给他们一个自己的空间。至于照片的流出是怎样一回事,恐怕现在已经无处查起。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这句话总是被所有人挂在嘴边,然后被所有人无情的毁灭,这让我想起《星战前传3》中,当议长宣布银河帝国成立之时,一切的暴政都在人民的掌声中诞生。

  爱自己的妻子,爱自己的生活,做好一切的保护措施,让自己尴尬的生活有些不一样的涟漪,对于别人又有什么问题呢?!

【完】
评论加载中..